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员工创作
阿莱的故事
编号:5975】【发布时间:2017-8-8】【发表评论:】【打印文章

阿莱烦躁的躺在床上,这闷热的天气究竟还要持续多久?什么草木虫鸣,一叶一秋,这必定是哪个自以为是的傻瓜编造出来自欺欺人的话。此刻任何美食在这火辣辣的太阳炙烤之下,都让阿莱联想到前日吃烧烤时,那五花肉被烤的滋滋作响,不时的还滴下一滴滴油脂。想到这里,阿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起伏不停的圆滚滚的肚子,这里面的脂肪如果刮出来......只觉得一阵反胃,中午吃的饭此时已是翻江倒海,大有喷薄欲出的势态,阿莱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再去想那些白花花的油脂。今天的午餐是自己喜欢吃的木耳丸子还有凉拌三丝,那丸子滑嫩嫩的又极为松软,阿莱最是喜欢,所以特意多吃了几个,此时不由得打了个饱嗝,那丸子的香味经过片刻消化已完全变了味儿,自己都嫌弃的摇了摇头。

饭桌上同事睦月说的那个谜语究竟怎么解呢?“一个病老头儿,人人都想要”,这丫头鬼机灵的很,居然当着别人的面嘲笑自己智商不足一定猜不出来,越是这样自己就越要猜出来给她瞧瞧。否则这面子往哪儿搁?只是到底是个什么字呢?阿莱左思右想却无半点头绪。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竟已进入了梦乡。

“阿莱,快传球!”朝自己喊话的是室友余山,一个白白净净的四川小伙,个子不高但却透着一股机灵劲儿。自从进入大学以后两人就一起加入了校足球队,余山平常踢前锋,而自己则是后卫,两人一向配合默契,被队友称为“黄金搭档”。阿莱寻着余山的声音,左躲右闪,一连过了三个人,抄起一脚朝着余山的方向把球传了出去。这一脚自己也竟惊呆了,这弧线、这方向、这速度掌握的连自己都想跪下来拜自己为师。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余山一跃而起,用头使劲儿一顶,那球从守门员的左手一侧旋转着砸进了球门。4:2,土木系完胜数学系,全场一片欢呼声,球场外的同学早已如潮水般的涌了进来,将这一对“黄金搭档”紧紧的抱住。阿莱享受着同学们的热情拥抱,一场球赛下来本已精疲力尽,此刻却觉得周身轻快。不远处,一个皮肤白净、小巧玲珑、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拿着一瓶红牛朝自己挥了挥手,阿莱奋力冲出同学们的怀抱,朝那女孩子跑过去。不料小腿一软竟摔倒在地。

“哎呦!”阿莱惊叫一声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竟躺在床上,身边没有同学们的欢呼,更没有那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子。原来竟是一个梦,阿莱不觉得丧气起来,那女孩子是自己上大学时的女友,毕业后来过一次阿莱现在上班的单位,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,音信全无了。后来听同学说那女孩子早已结婚生子,为人妻为人母了。不要说已经结婚即便是没有结婚,现在的样子连自己都嫌弃更何况是她了?阿莱从床上爬起来,径直走到镜子前面,那圆滚滚的肚子竟先行一步到了。阿莱使劲的收了收肚子,没用,这肉又从别的地方鼓出来了。一旁摆放的电子秤阿莱已经好久没有勇气站上去了,此时竟一脚迈了上去,那数字飞快的变化着,“赶快停啊!”阿莱心里默念着,终于停下来了,90公斤,阿莱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看着,那数字略微的摇摆了一下,依旧是90。真的要下决心减肥了,虽然这决心已经下了无数次了。以前的自己180的身高配上150斤的体重,阳光的微笑、帅气的奔跑不知迷倒多少旁系的女生。绝不能再放纵自己了,什么肉丸子,什么烤鸡翅,什么冰镇啤酒统统都见鬼去吧!只是这运动的场地怎么办呢?条件有限,只有早上在院子里围着操场一圈圈的跑,想到这里,阿莱打开手机下载了一个运动软件,这样自己就知道究竟跑多少距离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六点的闹钟响起吵醒了睡梦中的阿莱,按照往常的习惯,必定是伸手摸到然后摁下扔到一旁继续蒙头大睡。阿莱想起自己曾经奔跑于赛场之上的身影,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穿上特意购置的黑色速干装和白色运动鞋,这颜色是阿莱特意搭配的,跑步也要帅帅的。开门出去,一切都静悄悄的,深蓝色的天空,东方略微发白,而另一方向,月亮还低低的垂着,白天看去远处茂密青翠的树林此刻也只有一个黑色的剪影。阿莱沿着操场一圈、两圈奔跑起来,只觉得浑身的赘肉像是战场上的敌人似的时刻牵绊着自己,真想张开嘴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,但经验告诉自己不可以,阿莱尽量调整使呼吸均匀一些。还是觉得累,两条腿灌了铅似的死死的不肯往前迈。20分钟过去了,看了看手机上的计步器,才3500米,这速度跟以前的自己完全不能相比。唉!当然不能比了。再坚持十分钟,一定要跑够5000米,阿莱拖着两条腿继续奔跑着。终于够五千米了,阿莱记得自己围着这操场一共跑了40圈了。嗓子早已冒火似的难受,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湿透,减肥实在是辛苦。此刻阿莱往前走着,可这两腿竟像是棉花做的软绵绵的向前甩着。到中午时两条腿已经开始隐隐作痛,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,阿莱安慰自己,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?就这样一连坚持了一周的时间,每天六点起床,阿莱渐渐的适应了新的作息规律,连自己的饭量也有意的在控制着。

这天中午碰巧又有木耳丸子这道菜,阿莱看着那圆滚滚的丸子,吞了下口水,用筷子拨到一边去。睦月仍旧坐在自己的对面,此时想起一周前她说的那个谜语,这谜语一直也没猜到,憋在心里实在难受,究竟是什么呢?不如问问她,睦月故意卖弄的朝着阿莱比划了一下,那分明就是在比划自己的身材,“你说你现在最想要什么?””钱啊,越多越好。”“能不能有点追求,你这盘子里的丸子为什么不肯吃了?”阿莱挠了挠头,说道:”明知故问,当然是要减肥了。”“这就是了,病字框加一个老头儿也就是童叟无欺的叟字,不就是你现在最想要的瘦下来吗?”“还真是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”阿莱憨厚的笑了笑,自己减肥的征程才刚开始,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真能瘦下来恢复到原来自信阳光的样子。

【作者:郭青】【已阅:75】【评论:

[员工创作] 单纯如我[2017-08-18]
[企业新闻] 金台二分部“撸起袖子”全面推进施工生产[2017-08-18]
[企业新闻] 沙埕湾A2项目巧妙征迁[2017-08-18]
[企业新闻] 河北省交通运输厅相关领导到公司荣乌项目部 检查指导工作[2017-08-18]
[企业新闻] 华丽三标获省督导检查专家组称赞[2017-08-18]


我想……
“戎马一生”铁道兵
那些年,曾经养过的二黑们
桂枝香 奋战六盘水
一公司召开首届党组织书记抓党建...
炎炎夏日送清凉 丝丝关怀解酷暑
生命中的过客
我们都是新成昆人
大临铁路三工区组织举行“大学生...
让《襄渝记忆》记忆当年建设中的...